第22章:如果她想要,我願意傾儘所有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打電話的時候,他還在休息,陸紹南冇有及時的看手機。

第二天上午的時候,進行一項重要的會議。

這一次的合作是跟美國SN公司合作,項目金額巨大,要不然他也不會親自來,這幾年公司裡麵的事情大部分他都交給助理跟副總打理,鮮少過問,最多的時間就是在家裡陪著林未央。

等會議開完了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。

陸紹南站起身跟SN公司的老總丹爾森握了握手,丹爾森說道,“預祝我們合作愉快,今晚上,我們在華爾啤酒莊園舉行晚宴,陸總到時候一定要賞臉。”

陸紹南點頭,“預祝我們合作愉快。”

走出會議室,陸紹南從隨行的一個女助理手中拿過手機,隨手看了一眼,開口問道,“期間有人給我打電話嗎?”

女助理是新來的。

彎腰恭敬的說道,“期間有人給陸總打電話,但是這次會議很重要,我就冇有...”

陸紹南並未出聲,他自然也是知道這一場會議合作的價值性,拿過手機,一邊往外走一邊翻開通話記錄,看著上麵張媽撥了一通電話。

翻了一下,昨晚上張媽也打來了。

心裡一緊,難道是未央有什麼事情,麵色沉下來,然後立刻的給張媽撥過去了電話,步伐加快,身後的女助理看到陸紹南麵色陰沉,以為是出了什麼事情,立刻跟上去。

張媽那邊電話冇有接通。

陸紹南握著手機,骨節漸漸的泛白,他的心裡不放心,轉身對女助理說,“給我定明天回去的機票。”

合作剛剛談完,按理說,陸紹南應該要留在這裡幾天的。

女助理一怔,下意識的說道,“SN這邊...”

但是看著陸紹南的眼神,不敢反駁,“我知道了陸總,我這就去訂。”

電話終於打通了,張媽高興激動的聲音從那端傳過來,“先生,太太醒了,太太醒了。”

陸紹南愣了,“你說什麼?‘

他以為自己出現錯覺了。

身形顫了一下。

“是真的先生,太太醒了。”

這一句,陸紹南聽清楚了,心中湧起狂喜,他不知道該怎麼樣來表達自己內心現在這個高興的心情,三年了,三年了,他每一天都盼著她醒過來,這不是夢,真的不是夢。

轉身,對女助理說道,“給我訂最快的機票,快點,我要立刻回去!”

女助理不敢耽擱,立刻去訂票,雖然不知道陸總是什麼事情這麼著急,但是一定是要緊的事情。

陸紹南跟丹爾森握了握手,“抱歉,今晚上我可能不能參加晚宴了,我的太太醒了,我要回去。”

丹爾森笑著說,“陸總看起來,很愛自己的太太。”

陸紹南眼底微微的暗淡,“如果她想要,我願意傾儘所有。”

——

“太太,這是小少爺。”張媽領著陸念衡走過來,小傢夥看著林未央,高興的撲過來,“媽咪,媽咪你真的醒了,我有媽咪了。”

小傢夥肉墩墩的身體撲過來,讓林未央一懵,她昏迷了這麼久,身形消瘦,小傢夥撞得胸口微微的疼,小傢夥趴在她的懷裡,雙手挽住了她的脖頸,“媽咪。媽咪。”

她不敢相信,這個真的是自己的孩子嗎?

那個孩子...

想到那個孩子,林未央心裡就一痛,那個孩子被秦漫雪害死了,手指顫抖的摸著小傢夥,觸手柔軟溫暖,她摸著小男孩肉嘟嘟的臉頰。

嗓音緩緩開口,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媽咪,我叫念衡。”陸念衡抱著林未央,他的媽媽終於醒過來,他真的好高興啊,他有媽咪了,果然爸爸冇有騙他,媽咪一定會醒過來的。

“媽咪,念衡每天都有給你講故事,媽咪在睡覺的時候是不是聽到念衡給你講的故事了。”

小男孩的聲音奶聲奶氣的。

林未央還有些不敢相信。

一直到林夫人的聲音響起來,“未央,未央我的女兒啊。”林夫人走進臥室裡麵抱住了林未央,緊緊的握著林未央的手,“未央,你可算是醒了。”

說著,林夫人激動的哭了起來。

林未央聽到了林夫人的聲音,喉嚨顫抖,“媽——”

“哎,我的女兒。”

林未央循著聲音看著林夫人,緊緊的回握著林夫人的手,“媽,對不起,讓你跟爸爸擔心了。”

是她不好,一心想要解脫,但是卻忘記了,她的死,會讓爸爸媽媽多麼傷心。

是她太自私了。

“未央,你醒了就好,醒了就好,你爸爸前幾天剛剛去了春城,有個項目要過問,我已經打電話給他說了,未央,以後可不允許在做這麼傻的事情了,讓我跟你爸爸多麼擔心啊。”

說著,林夫人又哭了起來。

陸念衡抬起白嫩的手,擦了擦林夫人臉上的淚水,“外婆,不哭了,外婆。”

林夫人笑著,“對,不哭,外婆不哭。”然後抱起了念衡,看著林未央,“未央,這是念衡,你的孩子啊,老天爺真的是可憐我們林家,這個孩子好好的。未央,媽媽對不起你,不知道你以前受了這麼多苦。”

想起秦漫雪,林夫人打心底裡麵恨。

林未央抱著小男孩,伸手,輕輕的觸碰著他,心裡狂喜,激動,不敢相信,所有的情緒都化作成了柔軟,“這真的是我的孩子,念衡,你叫念衡?”說著,緊緊的抱著他。

“嗯,我叫念衡,爸爸給我起的名字。”

爸爸..

陸紹南嗎?

林未央想起這個名字,心底一痛。

垂下眼眸。

張媽抱著陸念衡出去了。

臥室裡麵隻有林夫人跟林未央,林夫人坐在床邊,看著林未央,看著林未央眼睛上麵的痕跡,那一道疤痕,三年了,雖然疤痕的痕跡淡了很多,隻剩下淺淺的一道,但是她的眼睛已經不能回覆了,醫生說,即使手術也冇有辦法了。

“未央,都是媽媽不好,媽媽如果當時知道秦漫雪這麼算計你,媽媽就是拚了命也要好好護著你,那個陸紹南,被那個女人蒙了心,竟然這麼對你,這三年來,媽媽好幾次想要把你帶回去,但是他冇有跟你離婚,媽媽也冇有辦法,而且這三年來,媽媽看著他,是真心悔過,他是真心後悔了。”

林未央淡淡的勾著唇,有些嘲諷,“後悔?這個世界上從來都冇有後悔藥賣,如果有,先賣給我吧,我後悔嫁給了他,後悔愛上他,後悔遇到他。”

孩子還活著,這是她現在唯一激動高興的事情了。

但是她忘不了,忘不了她受的那些折磨,忘不了他從來都不信她,忘不了她活在水生火熱中的生活中,她忘不了,他派人在監獄裡麵摘走了她的腎臟,還要讓她把另一顆捐給秦漫雪。

種種,如同地獄一般。

林夫人抱著她,“不管你做什麼,媽媽都支援你。”

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