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:就這樣,一刀兩斷吧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陸紹南迴來的時候,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,他幾乎徹夜不眠,一回到彆墅裡麵,十六就開始叫著,似乎也在高興,林未央醒了。

他匆匆的上了樓,推開臥室的門,步伐很輕,似乎怕吵到她,壓抑住心裡的激動,一步步的走進去,走到床邊。

床頭開著一盞溫柔的燈。

光線橘黃。

他看著躺在床上女子,她在沉睡,側著身,一雙手臂露在外麵,陸紹南輕輕的身後,把女子的手放回了被子裡麵,目光落在她的臉上,她真的醒了嗎?

張媽說的是真的嗎?

男人嗓音極輕的喊了一聲,“未央..”

他怕吵到了她,隻是輕喚了一聲,似乎真的無法相信她已經醒了,但是又怕吵到她休息,想了想,輕輕的撫了撫女子的髮絲,然後走出去,來到了隔壁臥室。

其實,林未央自從陸紹南走進臥室的那一刻,她就醒了。

她一直淺眠,不敢深睡。

她對他太熟悉,曾經的熟悉現在變成了恐懼,陸紹南走進來的那一刻,林未央就醒了,從昨天醒過來,張媽就跟她說了。

她昏迷了三年。

這裡是她以前居住的彆墅。

她想要離開這裡,想要讓媽媽帶自己離開這裡,她不想待在陸紹南身邊,但是又害怕,可是,她不想離開陸念衡。

這是她的孩子啊。

林夫人已經跟她說了事情的原委,原來當時一位護士救了自己的孩子,讓小傢夥有幸活下來。

她空缺了小傢夥三年的童年時光,現在醒過來,一分一秒都不想離開小傢夥,聽著他奶聲奶氣的喊著自己媽咪,林未央的心裡都揪住了。

她想要陪著小傢夥。

看著他長大。

嗬——

雖然,她看不見。

這也好,她什麼都不欠陸紹南,就這樣,一刀兩斷吧。

這一夜,林未央未眠。

——

第二天清晨,林未央一夜未眠,所以當聽到鬨鈴的聲音,就起身,她有些僵硬的慢慢的走到窗前,打開窗戶,因為昏迷太久,身體都有些不聽使喚了,扶著窗台纔沒有跌倒,外麵新鮮的空氣湧入,現在是早上7點。

陽光熹微。

陸念衡起的很早,穿著一身奶牛的睡衣跑出來,家裡的十六也起來了,跑上樓梯舔著陸念衡的手,陸念衡帶著十六來到了林未央的臥室門口,小傢夥對十六說,“十六,媽咪醒了,我帶你去見媽咪吧,十六你要乖哦,要讓媽咪喜歡你。”

十六吐著舌頭。

陸念衡伸出小手敲了敲門,“媽咪,媽咪你醒了嗎?”

林未央站在窗前聽到了陸念衡的聲音,眉眼彎著,“念衡?”她一步步摸索著走到門口,打開門,一條金毛衝進了林未央的懷裡,林未央嚇了一跳,本身身體就不穩,直接被撲到了。

就聽著小傢夥的聲音,“十六,你慢一點。”

“媽咪,你冇事吧,十六就是很...很喜歡你。”小傢夥不知道該怎麼用語言來表達,十六的熱情。

林未央笑了笑,伸手摸著十六的頭,她知道,這應該就是張媽跟念衡說的十六。

她自從醒來之後就待在臥室裡麵,張媽跟她說了什麼,家裡養了一條金毛,叫十六。

她觸摸到毛茸茸的腦袋,勾著唇,十六伸出舌頭來舔著她,林未央對小傢夥說,“媽咪也很喜歡十六。”

陸紹南一夜淺眠,心中充滿驚喜,他連夜坐著飛機趕過來,一身疲倦,但是胸腔裡麵激動驚喜蔓延,一點都不覺得累,昨天晚上回到家裡,看到林未央,他就期待著,期待著天亮她醒過來。

所以一聽到有聲音,就立刻走出來臥室,他就睡在書房裡麵,一打開門,就看見了林未央,她站在門口,蹲下身,摸著十六毛茸茸的腦袋,十六舔著她的手心,另一邊,小傢夥穿著一身奶牛色珊瑚絨的睡衣,在高興的說著什麼。

十六一看到陸紹南出來了,叫了幾聲跑過來。

圍繞在他身邊。

陸紹南看著林未央,往前走了幾步,怔怔的看著她,她真的醒了,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麵前,那雙眼睛,空洞漆黑,他心裡一痛。

“未..未央..”

林未央站在門口,一隻手扶著門框支撐著自己,她嗅著空氣裡麵,陌生了三年的氣息,那是他身上的氣息,曾經的一切,是那麼熟悉,但是此刻,斑駁而嘲諷。

她冇有說話,而是回到了房間裡麵。

小傢夥並冇有感受到兩個人之間有什麼變化,他很高興,因為媽咪醒了,高高興興的喊著陸紹南,“爸爸。”

——

吃飯的時候。

林未央冇有下來,醫生說她剛剛恢複,身體因為昏迷太久了,難免會有些不舒服,要慢慢的適應。

張媽端著餐盤往樓上走。

陸紹南走過來,接過了張媽手裡的餐盤,讓張媽先照顧小傢夥吃飯,然後去幼稚園,就上了樓,敲了敲門。

剛剛想要推開門,門就從裡麵被打開。

林未央緊緊的握著門把手,她知道門外站著的陸紹南,“陸紹南,我知道你把離婚協議撕了,但是在我的心中,我們已經離婚了,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後悔藥可以賣,早在三年前我就應該死了。”

那一雙眼睛,空洞的如同一雙毫無波瀾的死水,她伸手,摸了摸自己的眼睛,眼皮上麵的疤痕用手指還能觸摸到,“這雙眼睛是秦若瀾的,我已經還給你了。我不會離開念衡身邊的,所以你放心,我不會離開這棟彆墅,不要用我的孩子來威脅我,還有,林氏。”

陸紹南的手指緊緊的握著餐盤,他知道她恨她,他也知道這個世界上冇有後悔藥可以賣,他隻想用後半生好好的彌補她。

“未央..我...你先吃早餐吧,你剛剛醒,身體很虛弱。”說著,走進去,將餐盤放在茶幾上,小米粥熬得軟糯,林未央既然醒了,她就想好好的活下去,好好的陪在陸念衡身邊。

所以,她慢慢的伸手,摸索著眼前的道路,走過去,坐在沙發上,端起小米粥,小口小口的喝著。

空氣靜默。

陸紹南就這麼看著她,他想要伸手摸一摸她的臉頰,手指剛剛伸起來,又放下,唇角泛著笑容,輕輕的喚著她,“未央,我不會用任何事情來威脅你。”

這些都是他的錯。

是他當初做的荒唐。

林未央‘哦’了一聲,突然展開笑容,有些嘲諷,“不會威脅我,那麼,陸紹南,放了我吧,讓我離開這裡,我們彼此放過自己好嗎?”

男人緊緊的握著拳,喉嚨顫抖,“未央,給我一個機會好嗎?我知道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錯,我知道是一輩子都彌補不了,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照顧你跟念衡。”

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