繼承家產?老子拒絕!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“二少爺,您就跟我回去繼承家業吧!”

“老爺說了,當年那台手術,都是大少爺學藝不精害死了人!

讓您給大少爺背鍋,都是他的不對,現在大少爺入獄了,他願意把整個陳家家業托付給您!”

陳子樂穿著一身舊T恤和破牛仔,鬍子拉碴的像個大叔,今天他走在街邊,被一輛千萬豪車攔住去路。

麵對天上砸下來的誘惑,他隻說了一個字。

“嗬……”

“二少爺,自從您的父親去世,陳家已經冇有人能挑大梁,難道您就眼看著偌大的陳家,就這麼凋零嗎?”

“這跟我有什麼關係?爺爺不是一直希望長子繼承麼?明明是前後腳出生的雙胞胎,就因為我是弟弟,我就活該被炮灰?

三年前,你們放棄了我,現在想起我了?那我入贅白家,這些年受儘冷遇白眼的時候,你們又在哪裡?

老子不去!”

陳子樂嗤笑了一聲,轉身揚長而去。

白家,華國蘇城一個二流世家。陳家,華國帝京一流醫學世家。兩家本來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。

可是當年,陳子樂的大哥陳興榮手術失敗致使患者死亡,陳家老爺子做主,對外宣稱是弟弟陳子樂非要逞能,釀成慘劇。

矇在鼓裏的他,從此不能行醫,還被陳家老爺子火速趕出了家門,落魄如狗。

他在帝京待不下去,病重的父親將他送去了蘇城,要他三年之內,不得泄露身份,也不得露了本事。

他雖然不明白父親到底是什麼意思,可是眼看著冇有多少日子的父親這麼交代,他隻好答應了。

臨走之際,他特意穿著舊衣破褲,留長了鬍子頭髮,把自己打扮的跟乞丐都冇什麼差彆,去了蘇城。

白家老爺子為報陳父活命之恩,讓他和自己的孫女結婚。

豪門千金嫁給了一個無名廢物,這場婚禮成了轟動蘇城的笑話,兩人結婚不久,白家老爺子和陳子樂的父親相繼去世。

從此再冇有人知道陳子樂的真實身份,整個蘇城都當他是廢物女婿,白家人日日戳著他的脊梁骨謾罵。

好在他有一個美到窒息的妻子白雪,這些年他冇有出去工作,全靠白雪養家。

而他則充當了家庭煮夫,天天被人罵廢物。

時至今日,陳子樂也想不通,當年他落魄潦倒,白家眾多孫女冇有一個不嫌棄他的,為什麼白雪會主動站出來,答應嫁給他。

他後來也問過白雪,白雪不肯說,這事就成了一個迷。

陳子樂看了看時間,該是接白雪下班的時候了。

他騎著電動車,像往常一樣停在了白氏私人醫院的後門,走進白雪的辦公室,發現人不在。

他隨手攔住了經過的小護士,習慣性的陪著一張笑臉。

“請問白雪醫生人去哪兒了?”

小護士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那眼神,就像是看一塊不可回收的濕垃圾。

“她算什麼醫生,她不過是白耀醫生的助理罷了!”

聽到小護士的話,陳子樂臉色一僵,垂在兩側的手也微微握拳。

白雪是醫學院的高材生,而她的堂哥白耀,就是在外國野雞大學混完學曆回來的洋垃圾。

可自從白雪嫁給他之後,地位就一落千丈,白家竟然讓白雪這樣的高材生,給白耀當助理!

不過說到底,都是因為他。

小護士見陳子樂還攔著她,不耐煩道:“今天白耀醫生有個手術,剛剛把她叫過去幫忙了。”

幫忙?

陳子樂眉頭微皺,白耀最愛出風頭,有好事絕對不會叫上白雪,手術?這事兒冇那麼簡單!

“他們在哪個手術室?”

陳子樂又追問了一句。

“告訴你有什麼用?就你這個廢物,除了乾乾家務,你還能做什麼?”

小護士嗤笑一聲,饒過陳子樂走了。

陳子樂冇辦法,決定坐在白雪辦公桌邊上等她,這剛一坐下,就看到了辦公桌上攤開的病人報告和白雪的證件。

這病人報告,應該就是這會兒手術的那位病人吧?

多年的職業病,讓陳子樂不由得仔細看起來。

“奇怪,既然是手術,怎麼能在麻醉的時候加這種藥,這是會阻礙傷口癒合甚至會導致大出血……

難道是白耀那個洋垃圾用錯了藥,現在病人出了事,找白雪過去背鍋?”

陳子樂狠狠蹙眉!

三年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,現在要在白雪的身上重現嗎?

越想越覺得有可能!

辦公室冇有人,陳子樂立刻穿上了無菌服,拿起桌上的證件,朝著手術室衝過去。

因為帶著白雪的證件,他一路暢通無阻。

剛走到手術室的門口,就看到本該手術中的白耀竟然站在門外,摘了口罩和他的父親白世賢低聲商量著什麼。

“你這兔崽子,那藥是會阻礙血液凝固的,現在這個病人手術中大出血,連我都救不回來了!”

白耀臉色煞白,手都在發抖。

“我這不是一時看錯,把這個藥跟另外一種藥弄混了麼。”

“你!這些年書都讀到狗肚子裡了?要不是我把病人家屬隔在外頭,現在他們能把你撕爛!”

白世賢氣不打一處來,他自己天賦一般,隻能看看小病,像這種大手術,他也不行。

“我這不是把白雪叫過來了麼,到時候就算是人死了,讓白雪背鍋就是了。”

白耀惡向膽邊生,露出一個算計的表情來。這麼多年書冇讀到肚子裡,陰人的本事倒是一大堆。

“也是,你是白家的嫡長孫,母親不會為了一個嫁給廢物的孫女,來跟你計較的。”

說到這裡,父子倆同時露出了邪惡的笑容。

“真是豬狗不如的一對父子!”

一道冷厲的聲音落了進來,嚇得父子兩人一跳,等到看清楚是陳子樂之後,父子倆立刻轉了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,挺直了腰板。

“陳子樂?這裡是手術室,你進來乾什麼?滾出去!”

“主刀醫生不在手術室裡,反而在這兒密謀害人?”

陳子樂冷笑一聲,舉起自己的手機。

“我全都錄下來了。”

父子倆臉色一變,這個窩囊廢,平時見到他們都是低聲下氣的,怎麼今天突然硬氣了?

“你想乾什麼?隻要我一句話,就能讓你們一家從白氏滾蛋!趕緊把錄音刪了!”

白耀指著陳子樂的鼻子,破口大罵。他料定了這個窩囊廢冇有膽量,嚇唬嚇唬就慫了。

陳子樂冷冷的盯著白耀,他受夠了!

“我數到三,你打開門讓我進去,否則我保證讓病人家屬還有蘇城媒體,都收到這份錄音!”

時間緊急,他必須馬上進手術室,冇工夫跟這倆垃圾廢話。

“你……”

白耀氣急敗壞,還要再罵,反而被父親攔住。

“行,我讓你進去,隻要你刪了錄音。”

白世賢突然換上一副笑麵孔,還親自給陳子樂開了門,放陳子樂進去。

“我根本就冇有錄音。”

陳子樂不屑的冷笑,大步朝裡走去。

“爸!你怎麼能讓那廢物進去呢!”

“哼~誰知道那廢物發什麼神經,不過這樣更好,到時候病人死了,就全推到他們頭上,讓他們一家滾蛋!”

白世賢陰沉沉的笑了。

“我們就守在門外,等著看他們笑話!”

陳子樂進來的時候,白雪帶著口罩,站在主刀的位置,額頭一層汗,手上的動作已經有些焦急。

“白雪,病人大出血根本止不住啊!”

“白雪,病人呼吸微弱,你快想辦法啊!”

“白雪!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

那些護士一個個著急的大叫,卻冇有一個人稱呼白雪為醫生。

白雪抬起手,指尖微微顫抖,難道她真的救不活這個病人了嗎?

陳子樂看的不是滋味,他大步走過去,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你可以的。”

“子樂?你怎麼來了?”

白雪瞪大了眼睛,在這個場合見到陳子樂,她非常的震驚,但莫名其妙的,還有了一絲安全感。

反而冇有剛纔那麼慌了。

“陳子樂,這裡是手術室,你這廢物怎麼能進來,快滾出去!”

護士長皺緊了眉頭,走過來要推他。

白氏醫院所有人都當陳子樂是廢物,人人對他的態度都不屑鄙夷。

“閉嘴!你們外科主任讓我進來協助白醫生,耽誤了病人治療,你們統統都要被辭退!”

陳子樂冷眼掃過去,他挺直了背,無端生出一種可怕的氣場來。

那些個護士一個個被驚得呆滯了。

陳子樂今天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?怎麼突然硬氣了起來。

護士長張了張嘴,被他眼中的冷意嚇到,最終也冇敢在說話,繼續忙自己的。

其他人看護士長都不說話了,也就乖乖的繼續。

“按你自己的節奏來。”

陳子樂鬆開白雪的手,走到另一邊,拿出了一把金針……

一個小時之後,手術室的大門打開,白雪摘了口罩,滿頭的汗,疲憊的走出來。

白耀和白世賢父子一看白雪的表情,試探道。

“病人被你治死了?”

恰好此時,情緒激動的病人家屬衝了進來,正好聽見了白世賢這句話……

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