凶宅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十分鐘後,

健身老闆帶著陳子樂一行人來到了小區後門的地下停車場。

對方躲在陳子樂的身後瑟瑟縮縮的開口道。

“我昨天就在這兒停過車。”

陳子樂望著麵前幽深的停車場入口,納悶的問道。

“這裡不是明明白白的寫著修建中,禁止停車嗎?”

“嗨,陳神醫你根本不知道,這個停車場其實早就修好了,但是開發商就是不讓人進去停車。這不昨天我買了輛新車,實在是找不到臨時停車位,我想了想就把車開到這兒來了,你還彆說,這個停車場真有些邪門,下麵陰風陣陣的,我出來的時候差點兒都被冷風吹感冒了。”

健身房老闆想了想,又連連後退道:“哎呦,我可不能繼續在這個地方待下去了,萬一我又被鬼上身可怎麼辦,你們能不能送我回去啊?”

高達朝著一個隨行工作人員示意,對方立刻送健身房老闆離開了。

“陳神醫,咱們現在應該怎麼辦?”

陳子樂盯著幽深的地下停車場入口,淡淡道:“我下去看看究竟,你聯絡一下開發商,要一下整個小區的工施工圖,還有……查檢視這塊地以前都是乾什麼用的。”

“好,我現在就去辦!”

高達連忙點頭,又問道:“聽這個健身房老闆說的還挺邪門的,要不要我陪你下去?”

“我要一起去。”

這時候一直不說話的巫女忽然開口道。

“沒關係,我帶著阿樂進去就可以了,一個小時我們要是還冇有出來的話,你再帶著人來找我們也不遲。”

陳子樂想的是,現場的其他人畢竟道行尚淺,萬一裡麵真的有什麼,他還要分精力出來照顧他們。

“走吧。”

說著,陳子樂便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功能,帶著巫女阿樂往裡走。果然剛踏入這個地下停車場,陳子樂就感受到了一陣陰風冷冽。

“阿樂,你跟著我,彆迷路了。”

他們沿著螺旋的地道不斷的往下,這個停車場很大,似乎有好幾層。他們不管怎麼往下走,始終走不到儘頭。

陳子樂感覺自己似乎已經走了十分鐘了,但還是冇有找到最底層。

“不太對勁!”

“我們好像一直都在原地打轉,並冇有離開啊。”

巫女阿樂茫然的開口道,她的直覺感受總是很敏銳的。

“可能……我們遇到鬼打牆了……”

陳子樂語氣篤定的開口,幸虧他早就有所防備,剛剛從家裡出來的時候,他順便帶了點兒東西出來。

此時,他拿出一遝黃色的符紙。

“臨兵鬥陣,皆列陣前!”

陳子樂輕喝一聲,立刻將手中的符紙飛射出去,隻見十二張符紙在空中懸浮,然後瞬間燃燒,四周黑色的牆麵突然畫作嫋嫋青煙全都消失不見,浮現出後麵一條路來。

“跟著符紙!”

陳子樂抓住巫女阿樂的肩膀,兩人快步的往上走去。

終於走出了地下停車場,外麵高達正焦慮的來回踱步,盯著手腕上的手錶,等看到陳子樂出現的時候,立刻著急的衝了上去。

“你們可嚇死我了!打你們手機居然打不通,我都準備過了一個小時直接帶著人衝進去了!”

“這個地方確實很古怪,剛剛我跟阿樂竟然遇到了鬼打牆。”

所謂鬼打牆可並冇有那麼容易遇到,必須在怨氣極重的地方纔能形成。要麼那個鬼死前萬分的冤屈,形成了濃重的戾氣,要麼這個地方以前死過很多人。

勝景花園剛剛建成冇多久,也冇有業主去世的訊息,那麼陳子樂推斷,很有可能是後者。

這時候,阿七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。

“我查過了,這個地方在六十年前前的公墓!”

他一邊說,一邊把手裡的資料遞給了高達。

“什麼?公墓?”

高達翻開資料,陳子樂也探頭看了過去。

這裡麵不僅僅是勝景花園地塊以前的資料,還有這個小區的施工圖。

“難怪會形成鬼打牆了,原來以前是公墓。”

陳子樂恍然大悟,這時候高達翻到了施工圖那一頁,兩人看到施工圖的瞬間,懼是一驚。

“這個地下停車場的形狀……怎麼那麼像一個棺材啊!”

陳子樂緊緊皺眉思索了一陣子忽然開口道。

“我想……我已經知道這是什麼陣法了。”

“什麼陣法?”

高達迫不及待的問道。

“這是一套失傳很久的古老陣法,之所以失傳是因為這是一種邪陣。用枉死橫死之人的戾氣來餵養陣中的惡靈。幸好我們這次發現的及時,並冇有造成人員傷亡。”

陳子樂一邊解釋,一邊心中大駭。

“那豈不是這座小區就是一個超級凶宅?隻要有人不斷入住,就會有人不斷送死?看來我得找他們開發商好好的聊聊了!”

高達麵色陰沉的開口道。

“確實要跟開發商好好的聊一聊,但是還有一個人你也不能忽視了。”

陳子樂意味深長的開口。

“還有誰?”

“林氏珠寶的林昌盛。”

陳子樂麵色冷沉,繼續解釋。

“這種上古邪陣的結陣方式很複雜,現在根據這個工程設計圖來看,修建棺材型的地下停車場,又把整個小區按照八卦的方位來修建,本來就讓人深思。

而且,想要催動這個陣法,必須要在關鍵的方位,擺放上古九大凶獸,並且是足夠數量的凶手,開發商是冇有辦法決定居民的家裡擺放什麼玉擺件的。”

“所以突然跑來勝景花園促銷賣玉的林氏珠寶很有問題!”

高達也算聰明,立刻明白了陳子樂的言下之意。

“對!我現在跟阿樂商量一下化解陣法的辦法。”

“那我現在就去抓人!”

高達心中立刻有了主意。

“好,那咱們兵分兩路行動吧!”

“不過……想要破這個陣法是不是很難?需不需要我給上麵彙報一下,從其他兄弟部隊給你叫一些懂得風水的同事過來幫忙?”

“不用了,這個陣法說好破也容易破。”

陳子樂擺擺手,找到是什麼陣法,破陣就不算太難。他拿起電話,給陸遠打了個電話。

“陸遠,你想辦法給我送一百顆桃花樹來。”

“一百棵桃花樹?現在?”

“對,就是現在。”

陳子樂肯定的說道。

一個小時之後,陸遠帶著植樹工人和三卡車桃花樹趕到了現場。

“兄弟,你是不是吃錯藥了啊?”

他說完這句話,目光看到了陳子樂身邊的巫女阿樂,立刻裂開嘴衝著小姑娘笑。

“小妹妹你好啊,我是你陸大哥。”

陳子樂麵無表情的跟阿樂介紹。

“這是我死黨陸遠,你叫他陸叔叔。”

陸遠的臉色立刻冷了下來,抬起腳照著陳子樂的屁股踢上去。

“你他媽會不會說話,在小姑娘麵前這麼損我呀。”

“你這大齡剩男還能做人家的哥哥麼?”

陳子樂一邊鄙夷的開口,一邊將一張圖紙遞給陸遠。

“你讓大家按照我圖紙上畫的方位來植樹。給大傢夥兒薪水多發點,今天天亮以前就要種完。”

“天亮之前就要種完?”

陸遠接過圖紙一看,驚訝的看向陳子樂。

“你們小區鬨鬼了?”

畢竟他也是跟陳子樂一塊上大學的,知道陳子樂在風水這方麵頗有研究,也跟陳子樂一起經曆了非自然現象。

所以現在,陸遠才能表現的那麼淡定。

“不是鬨鬼,隻不過可能比鬨鬼更加可怕。我們整個小區被人做了陣法。在這個陣中的人輕則身死,重則全家身亡。”

“什麼?那你還住在這兒乾什麼?走走走,我給你另外找房子。”

陸遠一聽,頓時麵色蒼白的開口,還一邊抓著陳子樂的手臂就要往外走。

“有我在怕什麼,這一百顆桃花樹,在加上阿樂,就可以逆轉這個陣法。不光能阻止慘劇,還能帶來好運。”

“真的?這麼說明天我跟趙氏鄭氏的合作能賺大錢?”

陸遠眼中立刻冒出兩個字兒來,賺錢。

“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,明天跟他們兩家的簽約我也去。”

陳子樂撮合陸氏藥企跟趙翰鄭小書他們新開的醫療平台合作,同時作為股東之一,簽約他也要在場。

“阿樂,把你做了的紅線九錢掛上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因為認生而冇怎麼說話的阿樂點點頭,便拎著自己編好,串了銅錢的紅線去忙活了。

“你也真是的,這種重貨怎麼不幫她乾一下?”

“她知道怎麼綁紮纔是對的,我還未必有她懂呢。”

陳子樂實話實說道,這時候高達的電話打了進來。

“陳神醫,我已經在勝景花園地產開發生這裡了,詳細的經過我已經瞭解了,讓開發商老闆自己說吧!”

不一會兒,電話裡響起一個陌生人的聲音。

“我真不知道這麼做會帶來這麼嚴重的後果啊,當初那個高人給了我這張設計圖,他說隻要這個工程我這麼設計,樓盤的價格一定會翻十倍,我按照他說的做了,他真的冇有騙我,價格真的翻了十倍,還多得是人來買呀!

就是那個棺材地下停車場我也心裡發毛,所以建好了也一直冇讓人用啊!”

房地產開發商說完,高達又把電話搶了過來。

“高達,這個棺材型的地下停車場絕對不能留,你就問問開發商,是不是想讓整個勝景花園都變成凶宅?”

陳子樂話音一落,就聽見電話那頭開發商激動的說道。

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