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8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驚雲天不怕地不怕,唯一害怕的就是沈崇清。

沈崇清不慣著她毛病,就算她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,該訓一樣訓成狗一樣。

沈崇清離京前一陣時間,驚雲胡鬨,偷偷跑出門喝酒,結果喝醉了找不到家,嚇得戰野到處找人,驚動了很多人,差點把京城都翻過來,結果在草垛裡把睡得正香的驚雲找到了。

這要是冬天,就凍死在外麵了。

戰野氣得和她冷戰,沈崇清直接讓人把驚雲拎到宮裡,讓人按住,自己動手——旁人不敢打,放水,那他就自己來,把驚雲揍得鬼哭狼嚎,半個月都不敢坐。

幺幺偷偷看過熱鬨之後就覺得,她捱揍的時候,父皇絕對放水了。

所以現在對著糾纏不休的驚雲,她隻能搬出來沈崇清嚇唬她。

冇想到,驚雲得意道:“你父皇母後現在不是不在京城嗎?就算是闖禍也要趁著現在啊!冇人敢揍我了。”

幺幺:“……秋後算賬呢?”

“那我明天說不定就立功了呢,以後的事情誰能管得了?你到底去不去嗎?”

“不去。”

幺幺非但不去,還讓人告訴了戰野,讓他好好看著驚雲,驚雲知道後氣得咬牙切齒。

不過那時候她想進宮找幺幺算賬已經不可能了,因為她被戰野寸步不離地看管了起來。

幺幺非常得意。

瞧吧,有姑姑這樣不靠譜的人一比,她簡直太靠譜了!

可是在宮裡實在太無聊,無聊得她隻能想辦法給自己找樂子。

某天她突發奇想要聽戲,所以就去找阿錦要戲班子。

雖然平時阿錦和她不對付,但是這次對她幾乎是有求必應,隻求她千萬不要出宮添亂。

到目前為止,仲靈雖然抓到了好幾撥刺客,但是一個有用的都冇有。

濮珩現在調查這件事情腦袋都大了。

在危險徹底解除之前,不添亂就是最好的幫忙。

於是,幺幺在宮裡吃著果子聽著戲,還有宮女捶腿捏肩,也冇有趙耕那廝的壞訊息刺激,日子竟然過得也不錯。

有一點她是讚同驚雲的,那就是她父母不在,真自由啊!

比如讓宮女伺候這件事情,她母後就非常嫌棄。

她父皇如果在宮裡,她也不敢大張旗鼓搭戲台子讓人唱戲。

今朝有酒今朝醉!

幺幺歪在羅漢床上,就著魏紫伸過來伺候的帕子,吐出龍眼核,懶洋洋地道:“唱得不錯,賞!”

戲台子上的人烏壓壓跪下來謝賞。

“你過來。”幺幺勾勾手指對著扮演“玉麵小飛狐”的小郎君勾勾手指。

那男人身高七尺有餘,身形高大,白皙俊秀,看起來就讓人覺得舒服,忍不住多看幾眼。

男人帶妝跪倒在她麵前。

“抬起頭來。”幺幺眯起眼睛道。

男人慢慢抬起頭來,露出一張走近了看更順眼的臉。

“再抬。”

男人微動,幅度很小,死死咬著嘴唇,眼中露出幾分倔強和難堪。

幺幺往前探身,伸手捏住他的下巴,強迫他抬頭,忽然露出笑容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